新白洁性荡生活交换

新白洁性荡生活交换

与补水之药同用于无邪之日,易于生精;与补水之药同用于有邪之顷,亦易于遏火。此方利湿而又不耗气,祛寒而风自散,所以为佳,何用逐风之品以损伤脏腑哉。

热衰者正气之衰,非邪气之衰也。然而切肤之痛,前已备经,故一见邪再入太阳,惟恐邪之重入阳明也。

惟是既补脾以健土,必至燥肾以旺火,故补脾又必须补肾,而补肾又必须补脾,所贵二者之兼治也。 既热有轻重,而头汗出无异者何故?

火之有余,实水之不足,治法大补肾中之水,则水足以制火,火不上冲而烦自止矣。 但肺虚而邪既易入,则汗亦易出,何以邪入而汗不出耶?

阴既相济,阳又不旺,安得口之再燥哉。及夫听恶声,值逆境,又触动其从前之怒气,则前病顿兴,而痛更重矣。

今用两泻之汤,虽泻肝木,其实仍是两泻心包与肾经也。 然则房劳之后胁痛,其亏于精者更多,乌可重治肝而轻治肾哉。

Leave a Reply